暮汐

【王杰希x你】择日疯(二十四)

民国paro

灵感来自歌曲《择日疯》

目前已出场的除了老王包括叶修、方锐、唐柔、高英杰、苏沐橙、方士谦、许斌、柳非、(活在对话里的)刘小别,(活在报纸上的)罗辑,阮成,孙哲平,安文逸,包荣兴,钟叶离


全文目录:【王杰希x你】择日疯(目录整理)

(或点击主页合集)


本次正文:


民国十六年底,南京城里满是俗艳的红,满目望去皆是辞旧迎新的喜气,遍地炮竹的纸屑混合着雪与泥,掩盖着不久前还鲜妍的血色。火药与硝烟在这样的时刻总算不再是人心惶惶,所有人都尽力表达着对新年的欢迎与内心的欢乐——新的一年了,总归是要开心的。


人们看起来麻木又鲜活,既是绝望,偏又顽强。你站在门...

【王杰希x你】择日疯(二十三)

民国paro

灵感来自歌曲《择日疯》

目前已出场的除了老王包括叶修、方锐、唐柔、高英杰、苏沐橙、方士谦、许斌、柳非、(活在对话里的)刘小别,(活在报纸上的)罗辑,阮成,孙哲平,安文逸,包荣兴,钟叶离


全文目录:【王杰希x你】择日疯(目录整理)

(或点击主页合集)


本次正文:


虽说你实质上早就回到了王杰希身边,但名义上你依旧是方锐的太太,辞去教职、将舆论从孙哲平那边转向你和方锐,这些又着实花了些时间。


经过了这些年的颠沛流离,你身体底子太过单弱,索性先放开琐事不管,安心让方士谦给你调理身体。一边在满室药香中熏燎着,一边从他的满嘴跑马里一点点捞着你错过...

国庆去广州出差,立一个flag

国庆假期开始前更一章择日疯

不更新我是小狗

咕咕汐诈尸问卷

亲一口我们大哥 @兔肉锅  ,在下鸽子暮汐,在此回应召唤哈哈哈哈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暮汐,由来有点麻烦,就理解为傍晚的潮汐好啦,和传说中的虞渊有那么点关系。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从事写作这种说法感jio有点太严肃惹……写东西的话可能小学就开始零零散散写一些现在看起来只想从自己人生中抹去的东西……然后初中毕业写过一个柯南同人连载。

想继续写下去就是因为喜欢嘛,就看完全职之后浑身尖叫:还想看更多!于是就自己动手了


03. ...

【久别思恋3H/24H】【刘小别中心向】大侠刘小别

刘小别出生的时候,没有什么特殊的天气,没有遇到什么高人路过,一切都非常平常,这让之前自信满满等着天赐名字的刘小别他爹有点受挫。毕竟刘这一姓实在不算少见,想起个别致的名字有点难为刘爸爸那早已告别诗词歌赋的脑袋。


与此同时,被安排了任务的家中各路亲戚们早就翻开了各处搜刮来的诗词歌赋,脑门上金灿灿悬挂着的是刘小别他爹的三字箴言:要!特!别!


最后是刘小别他大伯怒而摔书灵光一闪,“特别……别……那就叫刘小别吧!”在刘爸爸将“小别胜新婚”五个字捎带上白眼一起摔回去之前,刘小别他大伯的儿子,也就是刘小别正在上初中二年级的堂哥及时拯救了濒临破灭的亲情:...


沉迷遇见逆水寒无法自拔……
我永远喜欢月牙儿和方应看!(超大声)
总感觉12号刘小别的生贺要鸽……

(此条意念屏蔽暖暖)

【2018刘小别生贺企划】久别思恋

大家好,我是被三哥暖暖叫来端了生贺群拉来参加生贺的全组质量最低预定

希望大家对我温柔一点

水京:

若你知晓四季,定会知道他的模样

他是春,平野里最先抽芽的新绿,是新生代的初晨
他是夏,穿透闷热空气最炽烈的光,是刀光剑影的快意潇洒
他是秋,洗刷尘埃爽快淋漓的雨,是处事待人的利索随性
他是冬,万籁俱寂中乍醒的绚烂烟火,是未来闪烁的星芒

他因每份喜欢有了他最美好的样子,也因声声呼唤,有了最美好的名姓。

——刘小别。

前方24份生日礼物!9.12号大家相约lof不见不散!

0h   @水京 
1h   @青竹茗茶 
2h...

【乔戴】你就不要想起我

明明你也还爱我

没理由爱不到结果

只要你敢不懦弱

凭什么我们要错过

夜长梦会多

你就不要想起我

我等夜监听你说多爱我...


【挂抄袭】……不吐不快!非常生气

希望大家帮忙扩一下,这种抄袭真的太恶心了
暖暖写这篇文的时候几乎每一章都会和我分享各种心得,她的刻苦和用心我都看在眼里。
傅璎女孩够苦了,用不着这种虚荣又恶心的人来雪上加霜

北川有暖:

劳烦大家点一下推荐!
我在7.30于lof和晋江同步创作了延禧攻略的同人文《鸳鸯两字怎生书》,日前已经完结,然而在凌晨我被一位好心的姑娘告知,我的文章被抄袭了!



我十分震惊,并且迅速去汤圆看了这篇文章。


在这里我要说一下,汤圆这个APP在这方面前科甚多,如果是写连载的朋友要提防一下,可能会出现被盗文、被抄袭,甚至只是改个角色名字照搬的情况,还有改名复制的神奇要求(我曾经被这么

【延禧攻略/得体夫妇】好景依旧

那消息传来时我正在备茶,皇上最近为缅甸的扯皮事焦头烂额,常来我宫中。虽然他一旦脾气燥起来喝什么茶都一样,要么一口气灌了,要么就丢在地上碎了,这时候的他眼里,大约龙井茶与涮碗水,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东西少遭点罪也是好的,这么多年来,我早就学会了无关原则的事情,自然也无须任性。


贴身的婢女告诉我,傅恒大人没了。


我一时间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怎么能死了呢。


那个眉目坚毅的贵公子,那个战功赫赫的一等忠勇公,怎么会死了呢。


他死了,又不知这紫禁城里有多少少女要暗自垂泪了。


真是...

公众号 相思酒家 优先更新
cp@红豆莲生,吹爆一辈子
不吃腐
无转载授权和ky拉黑

© 暮汐 | Powered by LOFTER